微憂堂

發表於 28, January 2013 January 28 2013 2013年1月28日

The Elements of Typographic Style

image

今天終於讀畢「字體學聖經」-The Elements of Typographic Style,可謂人生中第一本用心閱讀兼一字不漏地讀完的英文書。

作者 Robert Bringhurst 常以音樂比喻字體,設計師則好比舞台上的指揮家。字體之設計看似主觀,實則隱含無數的「理」,而設計師的職責就是融合「美」和「理」,並將它滲透至媒介中。

Read More

發表於 21, July 2012 July 21 2012 2012年7月21日

形的解謎

要解讀一國歷史文化的淵源,歷史學家鑽研古籍史實,民俗學家下鄉訪問百姓家,本書作者則另闢新路,以象徵學和幾何學解讀日本。

在日本莊嚴的寺廟城廓和精細的工藝品中,原來隱藏了不少由幾何及數字組成的密碼…

為何祈求和平的神社有圓鏡和長劍?

為何陰陽師安倍晴明的結印是五角星?

佛寺裏常見的卒塔婆和五輪塔隱含了甚麼意義?

日本文化與自然相融,花草神佛滿天飛,但自然背後的真締或許也是人為。作者開首以伏羲執規(圓規),女媧執矩(角尺)解釋圓形和方形的象徵意義,其後引伸至陰陽兩極,五行五大學說,印證日本萬事萬物也深受陰陽道及印度佛法影響。大至宗教建築,小至裝飾陳設,原來也是伏羲女媧的印記。

作者在書本結末感歎努力未獲肯定之餘,反惹來學界抨擊。其實我也對書本內容的真偽半信半疑,雖然推論未夠嚴謹,但我認為觀點非常有趣、引人入勝。這研究應屬民俗學及理學範疇,如果只因證據不足而推翻論點未免對作者不公,畢竟民俗學家以口傳資料為基礎,與研究史實的歷史學家不同。

神話和象徵性事物向來甚少留下文字紀錄,欠缺二手資料無可避免。身為學者只能大膽假設,在有限下小心求證,而作者的假設非常精采,前半部內容更令我驚嘆不已。

這五年我常看日本雜學類叢書,從推理、設計到學術類,雖是雜學,但有集百家大成之感,令我受益不淺。

發表於 30, May 2012 May 30 2012 2012年5月30日

溺水

世界由「不安」組成,至少我的世界是如此。

人無法未卜先知,但多少也能知微見彰,未知帶來的不安迫使人拼命努力未雨綢繆,然而這些事情永無終結,就像消耗戰和角力賽,我們也在名為「社會」的戰場內揮灑血汗,掙扎求存,藉知識和技術跨越敗者的屍骸。

舞刀弄劍,對手徐徐倒下;腳步未停,心神卻因而破碎。為了不當下個亡者,我在耗損心神,我的靈魂在溺水!掌心的水無重無形,匯聚成海卻能把人吞食。我心有不甘猛烈擊起陣陣浪花,內心如野獸般嘶喊。海水灌滿鼻腔,可是面對大海,我能為那剌痛做甚麼?掙扎乃徒然,我就像沙石般任海水吞食,最後它會親手封閉你最後的呼吸道,慢慢地,慢慢地奪去你的知覺。

發表於 30, January 2012 January 30 2012 2012年1月30日

失憶症

今天Yahoo!首頁知識一欄出現了一條有趣的條目-「點解人會失憶?」。

我不是專家,我無法解釋海馬體、人腦構造的東西,不過失憶的經驗倒是有一兩次。

第一次是在中四那年的文學課。那天有課文背默,在這之前我能夠順暢地背誦課文,可是在正式默書途中,心裡突然緊張起來,把餘下的課文忘記得一乾二淨。我那時著急得哭起來,記憶像是被清空的。我猛回想課文情節,希望從前面的文句找到些「蛛絲馬跡」,可是最後半句也寫不出來。很遜,沒辦法,可笑的是收卷那刻,我突然又記起來了。

第二次發生在中七電腦應用科的模擬試。那時候正在做programming題目,寫程式的,我一時緊張又把東西忘記了,不過這次比第一次嚴重。那時候除了忘記相關的答卷知識外,我連自己的名字、正在考什麼科目、自己應要做什麼也忘了,大概是進入了混亂狀態吧。那狀況其實沒有持續很久,或許只有一、兩分鐘,不過感覺很漫長,很徬徨。那時候我在想,忘記考試內容不要緊,忘記自己的事情則萬萬不可:如果無法記起自己是誰,那「我」再不是「我」。同時間,我也覺得自己再次丟人現眼,會忘記全因為溫習不足,不過或許我之前有短者性失憶的經驗,我最後放棄了回想-反正也無法憶起,讓自己冷靜一下,盡量不去想這些事情,記憶便會自然而然地回來。

每次我跟家人、朋友說短暫失憶的事情,大家也好像不相信我說的(不是難以置信啊)。我知道自己的成績不好,但失憶不是那個的藉口,我還是希望有人能夠相信我的話,體諒一下失憶者的感受。很多人也沒有經過歷過失憶,失憶跟遺忘不同,那一刻我並不是忘記了瑣碎的事情,而是在具備理性之下,忘記了自己存在的證明。若把名字忘記了,我的存在也可以遭到否定吧。那種恐怖和恐懼,我永遠也不會忘記。

發表於 22, January 2012 January 22 2012 2012年1月22日

FINAL FANTASY 零式

看完了《FINAL FANTASY - 零式 -》(Final Fantasy Type-0) 的 CG 影片。真結局只有一個,大概沒有好與壞之分,但是個不折不扣的悲劇。玩家一心培育的0組角色們,一個接一個地被最終頭目虐殺,而且非要殺到最後一人才可解決頭目。若敵人用魔法連珠發炮還好,用長鎗穿刺身體,而且有血濺出來,我心想這遊戲對女性玩家來說太刺激了吧!印象中這種穿刺之刑,我只在《FFVII》看過,但當時的氣氛沒有《零式》般可怕。

打倒最終頭目後,0組所有人在教室倒數生命,因為他們其實早已被殺,只是靠 Rem 和 Machina 勉強維持生命打倒頭目。面對死亡帶來的恐懼,面對會被歷史、會被生者遺忘的可怕,他們跟共患難的兄弟姊妹們一起迎接生命的終結。他們很堅強,比劃著不可能擁有的美好將來,但那份堅強叫人看得很痛心。平日單打獨鬥為國殺敵,現在依偎著彼此死去,看得我眼眶也紅了,如果他們只是累過頭睡了您說多好。

Read More

發表於 24, October 2011 October 24 2011 2011年10月24日

GANTZ Perfect Answer

今天去了看GANTZ (殺戮都市) Perfect Answer。GANTZ的世界血漿四濺,那些人們果然失去了人性了,為了分數去殺平民,這是意料中事。人類與外星人之間的大戰,主角的女朋友成為了犧牲品,不過結果才是最扯的。怎樣也打不死的主角滿分通關,可以復活「所有人」,相比打了五個月才儲夠100分復活一人,不知誰好誰壞…後來主角與GANTZ約法三章不再有人參與戰鬥,而自己則去當GANTZ的電池成為BOSS。看到這裡,我無言了,好一個犧牲小我;另外復活的人失去記憶,偏偏就是主角的女朋友會強大得憶起主角犧牲的事。哈哈,看的時候血花四濺,喘息和痛苦的絕叫,還有刀槍的霍霍聲,感覺連自己也被外星人斬倒了。

話說山田孝之演的調查員是什麼來的,我最後也不太明白…這角色給人的感覺很薄弱。調查員什麼的,還拿一小手槍對付外星人,真是有勇無謀呢。聽說原著沒有這角色,難道是因為山田喜愛演映畫化動漫才加插劇份?

發表於 24, August 2011 August 24 2011 2011年8月24日

過去的記憶

自北海道回來以後,生活習慣逐漸向好,或許是習慣了跟團旅遊需要早睡早起,返港後也能在早上約十時起床,晚上十一、二時開始眼睏。相比出遊前零晨四、五時仍難以入眠的痛苦,現在感覺好得多了。

去旅行後心境轉變了不少,比如說很想讓自己快樂起來、學習日本女性積極打扮自己、從瑣事中尋找美麗和幸福等等等。原本出遊的契機就是因為家人不忍我這段日子情緒不好,所以希望我到外地散心,如果我的心境真的改變了,看來花錢遊日也是值得的。

不過最近得知了某些事情,這不是甚麼壞事,但既然一直以來也放不下,解脫這一刻也不可能如釋重負吧。應該放下卻放不下,迷惘什麼的,根本沒有意義吧。既然已經漸行漸遠,再遠一點,甚至一刀兩斷也沒關係,我只希望自己不要在躊躇下去。

從小到大,我也有一個壞習慣,就是再三懷緬過去。如果過去的記憶是甘美的,懷緬一下倒是沒關係,只是記憶一層比一層苦澀,我像在品嘗過去的記憶,過去的只是比現在這片少一點苦澀,但仍然是苦吧,這樣的懷緬有意義嗎?

我的過去、我的未來,不竟往前或退後也很可怕,我實在缺乏勇氣去面對這一切。以前我常跟自己說,「人生有很多出口」,鼓勵自己尋找夢想、實現夢想,並不是每人也要去當醫生律師,可是現在回想這一句話,我何嘗不是想盡快抵達人生的出口?人們也說自我了斷是愚蠢的,但活下來也不容易啊。